訪問報告 訪問報告
家庭方舟神州啟航
1. 概述
甲、中華家庭方舟互助協進會(以下簡稱家庭方舟協會)的核心異象是「恢復家庭作為信仰實踐與傳承的平臺」,於2011年6月18日在臺北開辦第一次講座,此後在臺灣以主日講臺或週六課程方式分享了40多場,由於家庭方舟協會以全球華人為服事對象,故今年(2012年)決定到中國大陸作一次巡迴分享。
乙、本次巡迴分享從4/14到5/12日,計五個週六、四個主日,共訪問中山、深圳、廣州、惠州、廈門、阜陽(安徽)、上海、煙臺(山東)、北京等九個城市,接觸到中山兩個教會,深圳一個教會、廣州三個教會、惠州兩個教會、廈門兩個教會、阜陽100多個各地教會來的主日學老師、上海一個教會、煙臺兩個教會、北京三個教會。除了主日講臺和課程分享外,另與多位牧師、神學院老師交通,得到許多寶貴的迴響。
2. 各地的講座與迴響
甲、第一站中山: 我進出大陸不下50次,這卻是第一次從香港機場坐船到中山,4/14(週六)下午五點多到達,晚上在中山台商小組分享兩個主題,一是「家庭方舟事工綜覽」、一是「兒童屬靈教育的危機與解決之道」,對於恢復以家庭為信仰活動的核心,他們反應非常熱烈。
第二天早上在一個家庭教會講道,下午到一個基督徒開的幼稚園分享「生命教育的迷思」,以家庭方舟事工的階段論而言,目前應該是第一階段,主要目標設定在讓基督徒家庭普遍都能落實基督化、建立家庭祭壇,要到第二階段才開始針對非基督徒分享,因為如果只是聽聽講座,不會帶來真正的改變,需要聽者願意在家裏面開始實踐,這時需要大量弟兄姊妹作為這些家庭建造的陪伴者,也是透過這樣的關懷與協助,一步步將信仰帶給非基督徒家庭。不過,實際的需要無法等候我們按照規劃進行,經營幼稚園的姊妹告訴我,大陸的家庭有非常大的需要,所以我就將已經在國泰人壽和工研院針對非基督徒開發出的演講,稍作調整成了「生命教育的迷思」演講。在臺灣的演講我以鐵路淫趴未成年女主角小雨和在日本殺害兩女然後自殺的張志揚為例,說明生命教育的失敗,在大陸他們告訴我一個當地案例:西安大學音樂系三年級的學生藥家鑫開車撞傷了一個農家女,他的本能是加速逃逸,但是在後視鏡中看到農家女在記錄車號,於是他停車取出後座的刀,將傷者刺了八刀,本來即時送醫可以挽救的生命,就此斷送。
來聽的家長很多,反應也很正面。當天晚上坐車到深圳,第二天在深圳與一位在深圳辦兒童理財結合品格教育的姊妹見面,我們討論如何把生命教育、靈性教育帶給兒童,不過她告訴我,中國大陸的家長最在意的是孩子的學習與成功,必須扣緊這個主題,才能夠吸引人。
乙、第二站廣州:我在廣州停留三天,第一個晚上在崗頂一個旅館中講了兩場,這個旅館是一個弟兄所開,所以把可以容納百人的大型會議室奉獻出來作聚會用,第二天到番禺(當地人讀如「攀禺」)一個教會,講了完整的一天半課程直到次日中午,這個教會的牧師非常希望在他的教會中落實,讓每個家確實地基督化、讓信仰真正落實到家庭生活中。
下午回到崗頂附近賽格廣場中的一個教會講了一場,然後就趕到惠州。我坐的是火車,因為惠州教會安排的酒店距離火車站很近,匆匆趕到車站時,發現火車已經沒有座位,只剩站票或者臥鋪的票,送行的牧師體恤我已經講了一天的道,替我買了臥鋪的車票,原來這火車是要開到山西太原的,車子的地毯不怎麼乾淨,我還看到有人從上鋪往下吐痰,列車長來查票時,還質問我惠州這麼近(一小時的車程)為什麼要買臥鋪的票,還叮嚀我到站時要自覺下車,後來我猜想他是怕我睡過頭了吧。
過去我在廣東比較鄉下的地方出差,常在蒼茫的暮色中到達時,發現當地的公車已經沒有,而計程車又常欺負外地客人,我很擔心晚上到惠州時會不會面臨這種窘境,於是開始禱告,這是我第一次求主憐憫祂的「老」僕人,因為這裏的人在我這個年齡都早已退休了。
到了車站,因為帶的行李箱又大又重不合適坐公車,所以搭了計程車,果然他用喊價的不願意跳表,路上我想向他傳福音,就問他有沒有去過教會,他說沒有,後來我就問他哪里人,他說是河南人,我說河南好像很多人信耶穌,他說他的媽媽和姊姊都信,小時候他也去過教會,路沒有多遠但他卻收了我20元。下車時,我鼓勵他要去教會。
丙、第三站惠州:惠州之行是與臺北聖教會的團隊一起配搭,在小金口鎮的一個教會服事,在這裏一共四天(週四、五、六、日),聖教會團隊帶內在醫治,我負責家庭方舟,但我周日已經受邀到深圳教會講道,所以只有三天的課程。
這是一個三自教會,聖教會的服事團隊卻把聖靈的恩膏帶下充滿整個教會,附近陳江、博羅、清溪甚至三小時車程外的梅縣都有人過來參加。和我先前所在的都會型教會不同,這裏基本上都是農村人,所以我調整了語言,使內容更淺顯一些,由於時間充裕,我能夠給比較多的時間作問答互動,在這問答之間,我發現純樸的中國農村的家庭問題可一點都不單純,由於幅員遼闊,很多人離鄉背井到城市打工,一年能回一次家就算不錯了,孩子留在家中稱作留守兒童,家中爺爺奶奶對於教育意識不足,很多弟兄姊妹告訴我,孩子和他們沒有感情基礎,幾乎無話可說,信仰教育更是談不上。
家庭方舟事工的訴求是預防重於治療,在家中建立一個基督化的氛圍,及早開始在潛移默化中讓孩子的信仰紮根,但是我發現面對的家庭,對課程有很強烈的反應與需要,但是幾乎都已經露出症狀:孩子對於教會疏離而冷漠,與父母幾乎無話可說,沈迷在互聯網上,連基本管教都感到困難,夫妻間的溝通連基本的同理心觀念都沒有。所以原本沒有打算作家庭協談的,變成需要在晚飯後晚聚會前個別輔導。看到父母們無助的眼神,我們Q&A中的每一個個案,我都邀請大家一起來為案主的需要禱告。我心中在想,我所查到的第二代基督徒流失率的資料是美國華人與臺灣地區的,大陸的情況恐怕不容樂觀。我們所樂道在河南、安徽等農村的高信主比率,能不能在第二代中持守,會是一個大問號,因為太多的教會聚集著的渴慕信徒,他們的信仰生活就是在教會裏聽道而已,而不是在家中生根落實,我想到那個在惠州火車站載我的司機,他明明小時候去過教會,卻在我第一次問的時候說沒去過。惠州的服事非常的重,早就超出家庭方舟原本的承載量,但是我的心在沉重中有著喜樂,我想我們已經找對了方向。
甲、第四站深圳:由於主日講道是下午堂,我周日早上從惠州出發往深圳,旅館的服務生說這裏計程車不好叫,坐黑車到汽車站40元以內,但照著他們給我的名片打過去,要價60元,還價40元還不肯去,我就橫了心不坐,問櫃檯,他們說要到左邊200公尺外的路口攔車,但也有一人說可以坐69路。
到了路口看到公車站牌上並沒有69路,來往計程車都是坐著人的,但是不久就看到69路的車子開過去,卻看不出站牌在哪里,我想問一下周圍的人,但是周圍只有等著要載人的收費摩托車,好不容易來了個路過的女人,那人聽了我問路竟然像是回避什麼似的直往前行,之後有一對夫婦下公車,但是一直打手機似乎問路,我想這也是外地人,問了也沒用,但是實在等了很久一輛空計程車也沒看到,只好問他,那人說你要去惠州汽車站的方向應該要到對面,我也問他69路的站牌,他說可能在前面吧,你過去看看。過了馬路,有人在等公車,我帶著一個24公斤的大皮箱,是無法搭公車的,但存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問他們69路在哪里?其中一人說你只要揮手就會停,這車是直接到深圳的,後來果然來了一輛69路,應我的揮手停下來了,但說車掌說是到布吉,我去過布吉,與我去的地方有點遠,就有點猶豫,車掌不太耐煩關了車門就要走,但是奇妙的是她又開門說你要去哪里,我說去羅湖,她說布吉就是在羅湖區,我問她有地鐵嗎?她說有,我提著重行李勉強想上車,她說你放下面好了,我說好啊,於是司機開了行李箱,我放了行李上去終於安心了。車票價格剛好40元。到了布吉,換地鐵又花了約一小時才到位於大新附近的教會。這就是大陸,總有想不到的事情。
這個教會一場聚會就300多人,只有一堂的時間,所以我把家庭方舟和兒童屬靈教育作了一個拼盤:「屬靈戰略要地就在你家」,反應非常好。第二天是基督教論壇報本期社論的交稿日,我從周日晚上到週一早晨在旅館中完成了當期的社論,題目就叫做「屬靈戰略要地就在你家」,寫的時候,我有被聖靈充滿的喜樂,彷佛在軍隊中揮舞旗幟與撒旦交戰。下午教會的長老邀我與一位開公司的弟兄見面,因為他昨天參加上午堂,錯過了我的講道,所以我把家庭方舟的主要異象與他交通了一番,他深有同感。由於我是晚上的飛機,所以談完後就趕到機場搭飛機。
丁、第五站廈門: 當天晚上到達廈門,第二天上午在一個早教中心與經營的姊妹談對非基督徒展開課程的規劃,晚上在一個教會講道,第二天拜訪歷史悠久的竹樹堂,非常巧的是北門聖教會正好也有團隊在哪里服事。
原本與竹樹堂主任牧師安排在11點見面的,12點就要離開去趕下午一點45到安徽阜陽的飛機,但牧師的長執會開到11:30還沒有結束,還好即時接到短信,飛機因軍事演習而延誤兩小時,所以我得以向牧師介紹了家庭方舟事工,並且由該堂兩位姊妹接待用餐,當我與他們談到有時候信徒的家庭也因為服事多的緣故而被忽略,他們以非常深的同感說:很多服事殷勤的家庭,遇到很多的摩擦,但是都不敢向牧師說,一說就會有人說為了主犧牲家庭的論調。
其實,這也是家庭方舟事工的一個重點,主日在教會敬拜讚美,聽了資訊,但真正的信仰實踐卻是走出教會的門,進入職場或家庭中,職場與家庭又不同,職場是任務導向的,強調效率以達成公司的使命為目標,家庭是以人為導向的,強調愛以生養為目標。如果信仰只是在教會四面牆中的講講論論,這個信仰是空的,這信仰需要活出來,在職場活出神的公義、公平,在家中活出神的愛,讓基督生命活出是一個非常真實的事奉,教會與家庭的關係不應該是一個資源爭奪的關係,教會應該訓練裝備弟兄姊妹讓他們在家庭中活出基督,將來這有神愛的家庭就會是一個傳福音的平臺。
戊、第六站安徽阜陽:由於飛機延誤,到達阜陽上空的時候,已經暮色蒼茫,在飛機上俯瞰大地,看到了斜陽下蜿蜒在一片綠野中的河流,以及散落各地的渠塘,我猜想這應該是淮河吧!阜陽的機場很小,小到當我們下飛機時,是走下飛機踏上陸地,走過陸地進入候機室,整個停機坪上就我們一架飛機,而這飛機還要繼續飛向它真正的終點-天津。在候機室中幾位牧師在等著接我,坐上車,我心想不知道教會有多遠。他們先帶我去一家餐廳用餐,之後,繼續上路,這裏的普通話帶著一種我很熟悉的口音,因為我初中的國文老師是安徽壽縣人,幾天後我在穎上的路上看到了往壽縣的路標。
從飯店出來已經華燈初上,我問開車的朱傳道,他說教會在一百公里以外,行前我規劃行程的時候考慮過天氣,大陸過了五一天氣就越來越熱,所以我從南向北走,等到進入北方已經到了五月,所以我只需要帶夏天的衣物,可以減輕行李的負荷,不過初到阜陽雖然已經4/25日,入夜後還是一絲涼意,我最厚的衣服是夏天的西裝,勉強可以不感到冷。下了高速公路,進入連路燈都沒有的鄉下,遠遠車燈過來,弄不清楚是在那個車道。終於到達了一個有著尖屋頂的教堂,車開進一個院子,他們帶我進去側面的一排建築,看到很多人在裝著一排水龍頭的牆邊盥洗,我知道是來到鄉下的教會了。
我被帶到一個房間裏,有三張被褥齊全的床,朱傳道說我晚上就住在這裏,我看了牆上的課表,早上六點起床晨禱,七點半早餐,八點上課…。他帶我去看明瞭熱水爐和廁所的所在,熱水爐是讓人取用熱開水的而不是洗澡的,廁所是公共的,門口還寫著「禁止大便,大便請到外面的廁所」,我看到幾個年輕的姊妹坐在熱水爐附近將撩起褲管的雙腳浸泡在一臉盆的熱水裏,回到房間左顧右盼,確定這裏沒有浴室,所以忘了洗澡這件事吧,因此我也不敢問有沒有辦法上網,打了一盆水,關起門擦拭身體,這是在大陸第一個無法洗澡的夜晚。其實我在這個房間住,已經是特別的優惠,因為其他學員就在教室裏打地鋪睡呢。第三天晚上朱傳道特別為我準備了兩大盆熱水,並且請了一位弟兄守在廁所外面,讓我在裏面洗了一次澡,他們真的是非常體貼講員。
第二天早餐有非常碩大的手工饅頭,邀我來此培訓的呂牧師與我共進早餐,我詢問了整個課程的開始結束時間,以及學員的背景,原來這裏是一個三自教會的會堂,但是與家庭教會關係很好,一切設施及後勤都是由三自教會提供,家庭教會負責課程安排與講員邀請,這裏是穎上團隊的教育訓練基地,北從黑龍江、西從新疆、西南從重慶來了一百多個教會的主日學老師或者是傳道人。
8:30準時開始,上課在一間很大的教室,學員坐在可拼拆的軟地板上,課前先敬拜讚美,然後上課。由於有三天的充裕時間,這裏我第一次把運用DISC在家庭教養中的材料引進課程。在課程中的問答時間,對於我提到某個教會中有「小組萬歲、家庭破碎」的說法,學員有很強的共鳴,因為他們都是全職同工,有一位就問我:「傳道人的服事很重,家庭會被忽略,家人會有抱怨,小孩也會有排斥教會的現象,要怎麼辦?」,這是一個在公開場合提出的問題,邀請我來的呂牧師就坐在後面,讓我有點尷尬,我坦誠的說:「大陸的教會情形我不清楚,不敢隨便亂出主意,這問題需要大家與牧者一同來誠實面對,我相信因為服事而家庭瀕臨破裂不是神所喜悅見到的」,隨後大家有一些討論,有的歸因於傳道人待遇偏低,工作時間很長,也提到十一奉獻並未落實等情形,這狀況是我始料未及的。由於這是一個一百多個教會主日學老師的聚集,他們告訴我各地方的面貌,有農村普遍存在的留守兒童問題、隔代教養問題,也有姊妹是孤兒院的老師他們帶來的問題已經是特殊兒童教育問題。
周日早上由我作早堂崇拜的講臺服事,我在那裏目睹了農村家庭教會的敬拜,領會的姊妹沒有司琴、沒有鼓與琴,她卻中氣十足地一首接一首的唱,連詩歌本都不必看,從臺上向下看整個教會滿滿坐著八九百人,講道完畢,朱傳道帶我去穎上城裏,我在來的時候看到有個「八裏河」的四星級景點,就說如果順便我想去看看,這是我自進入大陸以來第一次算是休息的時間,雖然只有一個小時。他說他的家鄉就在附近一個名叫大王莊的農村,我就答應下午去那裏講道,然後再去機場。在等候朱傳道開車的時候,有一位老姊妹來要我為他的孫子禱告,這使我想起在惠州的時候也有很多人來請我為他們個別禱告,這兩個地方的共同點是鄉村,很奇特,城市裏基本上沒有人來要我為他們禱告。
車子往穎上的路上,我看清了來時沒有燈的漆黑路,旁邊竟都是密密豎著綠色麥株的田,開了許久進了穎上市區,看到紅布條寫著「倉廩實而知禮節 衣食足而知榮辱」,心想為什麼用管仲的話來當標語?市區路通往八裏河的路出奇的塞,在路邊看到了「慶祝管子節」的標語,原來穎上是管仲的家阿!
八裏河並不是一條河,而是一個由兩個大湖構成的人工建設,據朱傳道說八裏河的建構是政府主導,但民怨很大因為很多農田被徵收,大陸的徵收幾乎很少補償金,一路上看到穎上的路坑坑洞洞,我說這在臺灣會被人民罵到臭頭的,若出事,還會被人民告。
下午在大王莊看到了真正的農村,那裏有著沒有門而且充滿糞便的茅坑,聚會的地點是一個被80多個坐在矮凳上的人完全填滿的農舍,沒有麥克風,也沒有投影機,好在我自己帶了麥克風,才能用已經略帶感冒的喉嚨講完一場道,會後一群人等著我為他們禱告。
道別了農村,路上又走訪了孤兒院,因為我承諾兩位在孤兒院服事的姊妹,在回程中會去看望。然後在夕陽下坑坑洞洞的路上一路進到了阜陽的夜色裏。在那裏朱傳道幫我把24公斤重的行李扛上了沒有電梯的五樓公寓,由於穎上團隊經常有人來培訓,所以他們在城裏租了一個公寓,方便學員們暫住以便趕深夜或清晨的火車。
己、第七站上海:第二天一早朱傳道送我去搭飛機,呂牧師的小侄兒跟去看飛機,不過他應該會很失望,因為當我上飛機的時候,也和來時一樣,只有一架飛機等在停機坪,旅客從登機口走進機場然後踏上登機梯,他應該是除了水泥地什麼都沒看到。
到了剛降過雨的上海,天有點涼,我的喉嚨有點不適的感覺。當天下午在方斜路開始講課,總共是一個下午和接下來的四個晚上,來的人不多,不過其中有一位是有志面向社會推廣品格教育的弟兄,他對於家庭方舟的第二階段事工很有興趣,第二階段就是面向社會的階段,我們在紅塔酒店的Lobby談了一整天,結論是我會以「猶太人的成功教育」為題,把課程轉化成一個社會大眾有興趣,但又可以帶出信仰的系列課程。
接下來的白天我拜訪了幾位弟兄,一位是利用休假到上海、昆明開短期神學院的弟兄,他聽了家庭方舟的簡介,回應說:其實牧者也都知道信仰在家庭中落實的重要,但是每個家庭的靈命水準跨距很大,很多家庭甚至只有配偶中的一人信主,在家中如何實踐是一個大難題。我說:從學校畢業以來我一直在高科技職場工作,所以我對解決問題有不一樣的進路,我的公司勁取文化有一個使命叫做「轉化科技為神效力」,我們就是以科技的方法,降低實踐的障礙,例如大家每天必用的電其實是很複雜的東西,從發電到輸配電每個都是專業課程非一般人能瞭解,但是電力送到家庭,只要會板開關就能輕易操縱。應用在屬靈的事務上,我們開發的《奇e恩點》就是這樣的輔具,它裏面的內容有詩歌200首、故事上百個、經文、禱告一應俱全,又有一個靈修月曆配好了每日八個重要時間點的屬靈餐點,只要會「點」這個動作,就能夠讓裏面的內容發聲,讓家庭中的屬靈教育不會流於空談。一天后我也在張江某公司的辦公室這樣回答我從前的輔導,他說這樣很務實,但是要小心有人說你是為了賣產品牟利,對此我很無奈的說:你在大陸這麼多年,一定知道有大量的家庭是爺爺奶奶帶著留守兒童,如果我們只是說說基督化,但是從不去考慮實際執行的困難,那永遠只能停留在說說而已的階段,《奇e恩點》等於是幾個牧師在一個家庭中服事這個家庭,家長只要會「點」就能把他們請出來,只要肯花時間陪伴孩子,一定會改善親子關係。對此,後來北京的一位牧師說,其實父母也是同時學習啊!很多父母本身靈命也有待成長呢。
另一位是從矽谷生命河靈糧堂過去的弟兄,他在這裏開拓了一個教會,並且合法申請辦了一個孤兒院,還接受了上海電視臺的訪問,對於家庭方舟事工他非常阿門,他說辦孤兒院的目的,就是以孤兒院為平臺實驗基督化家庭教育,為將來以信仰為核心的教育累積實務經驗,因為一般人以追求成功為目標,即使基督徒也不見得敢用這樣的方式教養兒女,如果在孤兒院的孩子身上看到果效,大家會有一個標竿可以遵循。由於他的方向和家庭方舟事工一致,只是用在一個不是自然形成的家庭,所以我贈送了一套奇e恩點加上靈修月曆給他們使用。
週六原本有一個單位邀請我去上課,因為一直在等另一位牧師的拜訪時間確認,結果兩頭落空,所以意外多出一個可以安息的一天,我就留在旅館研究猶太人的教育。周日的下午,在七寶一個家庭教會講了兩場,然後趕去機場,在候機室裏感到很疲憊,我一路睡到煙臺,到了陳牧師的家,又是沒有電梯的公寓,司機幫我把行李扛上四樓,我沒吃晚餐但一點也不餓,我以為生病了,只能求主保守身體。
庚、第八站山東煙臺:第二天早上看到了窗外的太陽,感謝主,身體好像沒事,當天晚上在陳牧師的教會講道,人數不多但是反應熱烈。陳牧師對於家庭方舟事工有很正面的回應,希望與他的企業顧問事工結合,作為對家庭的服務。在煙臺停留兩天,晚上飛到北京,住在高弟兄的家中。
辛、第九站北京:高弟兄的家在北京的北六環外,北京很大,一早從那裏要坐一個半小時的車才到清華大學附近的一個教會拜訪張牧師,他對於家庭方舟的事工反應熱烈,因為剛有公安來查外國人到那裏講道的事情,所以不敢安排我分享,但是他立刻邀請我7月中旬到武漢向七十多個牧師分享這個事工。
在北京停留四天,連續三個晚上在北京北邊的七裏渠講道,我告別了張牧師後,到空中英語教室在北京的辦事處拜訪,本來下午還有行程,但是由於昨天到一點多才睡,早上六點多就起床,這個拜訪結束時已經覺得體力不支,因為回高弟兄家再出來時間上很浪費,所以我在回龍觀地鐵站的椅子上休息,但車子來往賓士的聲音非常嘈雜,我就問要去的教會有沒有人在,結果有,所以我就提前去了。出了地鐵站,看著北京空氣中飄著的柳絮,過去在北京住過三年的記憶又一下子活了過來,坐半個小時的巴士到了七裏渠,朱傳道來接我,又走了很長一段路,我覺得好像很偏僻,就問朱傳道,這是鄉下嗎?他說,不是,這裏是貧民區。當我們走進南村時,我發現這裏竟是整個神州之行中最窮困的地區,房屋低矮、巷弄狹窄,又不像農村的寬敞,至少種地自養生活無虞,朱傳道住的地方就一間堆滿東西的屋子,沒有浴廁,他打了一臉盆的水給我洗臉,廁所是外面一個沒有門的茅坑,但還是分男女的。
會所是一個9米長、2.5米寬的小房間,沒有投影機與麥克風,在這個看著不起眼的地方,領詩的姊妹唱起詩歌來是不用翻詩歌本的,她說第幾首翻到詩歌本一看完全正確,一首接一首,聚會是摸得到神的。有了惠州與安徽的經驗,我已經把講道調成他們可以接受的語言。聚完會,已經沒有回家的公車,所以是一位弟兄開車送我回去,車子似乎是九人座但是中間一排沒有座位,我和朱傳道坐在後座,第三天我才知道他是賣蔡為生的,車子是他用來運菜的車。第二天起朱傳道沒有陪我,所以我坐前座,我本能地拉了一旁的安全帶,但是拉不動,我想這車大概從來就沒有用過安全帶,所以就算了。
最後一天我在三元橋的一個家庭教會上一整天的課,上課的地點是在設備齊全的大樓裏,又從農村回到了繁華的都市,有人從瀋陽來聽,學員反應都很正面,上完課我就搭機場快軌到北京機場,準備搭晚上的飛機回臺灣,結束了一個月的大陸之行。
3. 可以探討的議題
這一趟神州之旅,從都市到鄉村各樣的教會型態都遇見了,綜合起來可以得到以下結論:
(1)   不論城市或農村教會,會眾對於「信仰必須滲透到生活、生活必須紮根於信仰」的訴求都有很正面的迴響,牧者對於家庭能夠恢復作為信仰實踐與傳承平台角色的異象也都很贊同。他們共同的需要是怎麼實踐。
(2)   教會活動與家庭的衝突是一個普遍存在的問題,而且越是擺上的信徒,這問題越嚴重,可能需要探討的是:信仰活動如何在教會、家庭、職場三者之間重新調整取得平衡。目前的普遍認知是把發生在教會裏的活動才稱做服事,但是真正的信仰是與神發生關係,而產生的影響力在家庭、職場中表現出來,信仰不只是會堂中的講論,而是基督在職場與家庭中的活出,這些恐怕需要更多的研討。
(3)   中國大陸的家庭對於夫妻溝通、親子教育的基本觀念極度缺乏,學校教育的壓力極重,學生厭學的現象非常嚴重。如果能夠在教會的家庭中建立起成功的模式,這對社會是一個非常大的示範與吸引力,對福音的傳播會是一大助力。
(4)   我們必須正視一個現象,今天很多幫助建立家庭裝備、家庭祭壇的材料都是知識份子寫給知識份子的,但是中國大陸有很多家庭的家長是半文盲甚至文盲,如果不去正視這個問題,我們註定是徒勞無功的。因為我的專業是通訊,我最喜歡舉的例子是通訊的例子,電腦開始需要通訊以來,最早是利用現成的電話網絡,電話網絡是給人類用語音來通信的,人類的語音頻寬只有4000赫茲,所以早期的電話網絡把電路處理過讓4000赫茲內的信號特別容易通過,高於4000赫茲的信號就會衰減,早期的通訊就是想盡各種辦法在這4000赫茲的頻道中儘量能多通幾個位,因此用盡了所有最難的技術,但是最高速率就只能到56000位元/秒,後來之所以進入寬頻時代,就是想通了,讓整個線路去掉那些過去為了語音信號的處置,雖然語音信號的頻段可能沒有以前好,但是整個頻段隨著各頻段的特性,能傳幾個位就傳幾個位,這樣就達到了幾百萬位元的速率,這是三個數量級的改善。我們現在集中力量於教會,但是家庭卻基本上是著墨很少的地方,有的充其量是改善家庭關係而已,若我們把信仰活動量著每一個家庭的情形,做那個家庭所能做的,讓家庭成為一個信仰活動的中心,即便幼稚,整體來說效果是可觀的,還有一點不同,電路的特性是不會改變的,一個頻段能承載多少位是一定的,但神的話語進入一個家庭,會使這個家庭改變,它的度量也會增加,所以成效是更可觀的。總之,就是要讓家庭很容易開始,神的話具有轉化的大能,家庭對神的胃口會打開的。
(5)   要讓跨距很大的各式家庭能夠及早開始,等於是每個家庭都要牧師進駐,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唯一的可能是需要藉助科技的力量,讓牧師的聲音在家庭中引導,而且要能夠輕易的操作,這是我每次都會被人誤會的地方,因為我的專長就是借著科技來完成神的旨意,所以我必須不厭其煩的宣告:我個人在勁取文化的股份,所有衍生的利潤全部投入宣教。其實,目前根本言之過早,因為勁取文化從成立到現在一直是虧本經營的。

  • 留言
兒童屬靈教育的危機與解決之道 兒童屬靈教育的危機與解決之道

【兒童屬靈教育的危機與解決之道】

      影音檔

     我們所有的人都是愛的器皿,我們盛裝神的愛,然後我們把這個愛流出去。我們今天要一起來講這個題目,兒童屬靈教育的危機跟它的解決之道。不曉得大家知不知道,基督徒第二代的流失率有都高?這邊有一個數字-96%,這個是布魯侖華人教會主任牧師左永昌牧師,在一個教育大會上面所說的。我查過其他資料,最低的是75%,不管是75%或是96%,其實都非常的高。但其實這並不稀奇,因為在幾十年前倪柝聲就已經說過了。

    我想每個教會都有初信造就,倪弟兄的初信造就是我看過裡面大概是最完整的,因為它足足有三大冊,上、中、下,然後五十二課,因為一年有五十二週。其中的第二十課叫作「全家得救」,在它的第三百九十七頁,其中有這樣的一段話,他說:「我要告訴弟兄姊妹,千萬不能放鬆家裡的孩子。更正教有一個大失敗,就是放鬆家裡的下一代,容讓他們信仰自由。你們有沒有看見天主教的人像救世軍那樣在街上傳福音?沒有!他們就是一代一代生下去,凡相信天主教的人的兒女,就是天主教徒。不管是真相信,假相信,總是拖在裡面。難怪今天天主教的人,比更正教的人要多三倍。」

    不知道你看到這段文字的時候,有什麼樣的感想。我第一次在二十多年前讀的時候,我心裡面是有點不服氣,我會想說倪弟兄,你是不是渴望復興渴望過了頭。你連真相信、假相信都不太在乎,你只在乎數字,可是經過這麼多年生命的經歷之後,我忽然的明白了,原來倪弟兄的重點不是在那個數字,而是在其中他提到的兩個字,一個是街頭,一個是家中。我們是要在街頭上又把我們的兒女重新找回來呢?還是我們在家裡面就可以帶他們信主?這是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事實上我們為什麼會放縱家裡的下一代,難道我們是故意的嗎?我後來就分析整個原因,我發現這跟我們的得救經驗有關,我現在稍微做一下統計,請問一下我們這裡是第一代基督徒的舉個手好嗎?哇,幾乎都是,大部份都是,請放下!那請問一下,我們第一代的基督徒,是有人跟你說: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你就立刻「哈利路亞」俯伏敬拜,然後就接受,有沒有人是這樣的啊?我到目前為止在七十多場聚會中,沒有碰到一位。我們大概遇到第一個和我們介紹耶穌的人,如果我們沒有罵他,你已經很有修養了。通常來說,你總是有些不太願意接受的。那為什麼你後來接受了呢?這是因為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經過了這世界上總總的挫敗,於是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於是有一天或許神的某一句話,或許是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不知道是神的哪一句話,突然摸著你了,於是你就覺得神的愛很溫暖,於是你就開始接受了。

  因為我們是這樣得救的,於是當我們看到我們的小寶寶時,我們心裡就想說,這個孩子這麼小,他根本沒有經歷過什麼是世界,他根本沒有經歷過這個世界的挫折,沒有關係,不要急,神是有時間的,就讓他在這世界上闖,有一天他在這世界上跌得頭破血流時,他自然會回到神的面前。所以不是我們故意的,其實在我們的潛意識當中已經就會認為說,得救之路一定會經過街頭,一定經過世界,一定在世界中被修理的一蹋糊塗之後,才有可能來到神的面前,這是一種潛意識,不是故意的,沒有一個人是故意的。還有就是當別人傳福音給我們的時候,我們一聽,什麼死人會復活,童貞女還可以生孩子,這怎麼可能,我要好好察考一下,看這到底是與不是,於是我們就要用我們的理性仔細去察考,最後我們願意伏下來說,神的話,聖經實在是太奇妙了,尤其是像我們這種學科學的人,我們以前在校園團契的時候,我們的輔導都是說,我要讓你們信的明明白白,於是我們就用我們的大頭腦,拼命的去想,那當我們看到我們的孩子,我們心裡想說:這個孩子這麼小,左手右手都還分不太清楚,沒有關係,等他有發展了理性之後,有一天他一定會知道,這個神是可愛的。神是信實的,神是真的!

  所以,不是我們故意,而是我們自己的得救觀就讓我們會覺得說,得救之路十之八九都要經過世界,難怪我們不會在家裡就把他們帶得救,可是我現在突然發現,我說這個是有一點不太對的,因為第二代的信仰經歷跟第一代不一樣,很多的第二代,都會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當別人問起為什麼是個基督徒,他會覺得實在是說不出個所以然,反正小時候爸媽就帶我上主日學,我就是這樣一路上來的;所以他們碰到一些人,他們是從一種奇特的光景得救的,他們會非常的羨慕,他們會覺得自己的生命沒有什麼精彩之處,我都沒有像他,他從強盜變成傳道,哇!這好精彩哦,然後每一個人的心裡就好像很渴慕,是要那樣,要經過世界才過癮,這其實是一個不正確的觀念。我們來看一下聖經,在聖經裡,我想沒有一個人的得救經歷比亞伯拉罕更浪漫了,上帝跟他說:你要離開你的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於是他二話不說,連去哪裡都沒有搞清楚,捲個鋪蓋就走了。所以他叫做信心之父嘛。可是請問一下哦,上帝有沒有跟以撒說:你要離開你的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有沒有?沒有,以撒非常的好命,以撒好命到一個程度,他要結婚了,他爸爸亞伯拉罕就找了他的老僕人來說,你回到巴旦亞蘭去,哪一個女孩子願意跟你來到這個地方,他就是我的媳婦,於是利百加就來了,他們就結婚了。

  有人這麼好命,但是我們說,以撒就是第二代,那難道以撒他的信仰經歷真的乏善可陳嗎?答案不是的,我們且看哦。我們且看創世記22章6節,創世記22章6節說:亞伯拉罕把燔祭的柴放在他的兒子以撒身上,自己手裡拿著火與刀,於是二人同行。二人同行前後那邊出現兩次,其實這就是第二代信仰的祕訣。這二人同行,就是父親在前面走,神所吩咐的事情,他要去辦,然後他的兒子就跟在後面,一步一步的走。事實上,這裡面有一個隱藏的東西,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就是到了山上時以撒問了,他說:火與柴都有了,但那獻祭的羊羔在哪裡呢?上面說是童子以撒,他怎麼知道獻祭需要羊羔,這表示在這個之前,亞伯拉罕已經帶他做過無數次的獻祭,所以其實這裡面我們就可以看見,第二代信仰的祕訣其實就是二人同行。就是跟著父親,所以父母的榜樣非常的重要,就是跟著父母,那是要真正的,不是一個行禮如儀的,那麼孩子就跟著他,然後一起完成了摩利亞山上那最大的創舉。亞伯拉罕信心的高鋒就在這裡,可是如果沒有以撒的配合,這個最大的事件其實是沒有辦法發生的。

  然後我們再來看,如果說亞伯拉罕的一生最重要的一個keyword是祭壇的話,你看亞伯拉罕到哪裡都築祭壇,可是呢?以撒一生的經歷,最大的點是什麼?也是一個字,就是「井」,活水井的井。你可以看到,他在很多地方挖井,從埃色,西提拿,一直到利河伯,創世記26章18節這裡面說:當他父親亞伯拉罕在世之日所挖的水井,因非利士人在亞伯拉罕死後塞住了,以撒就重新挖出來,仍照他父親所叫的叫那些井的名字。換言之,第二代的責任是什麼呢?就是要防範他的父親所挖的水井給非利士人塞住了。非利士人你沒有邀請他,他就會自己來,他是不請自來的。所以第一個我們要防範我們的活水井給塞住,可是萬一被塞住了,因為他不請自來,所以你什麼時候來的你也不知道,那你就得把他挖出來。你不需要立新的名字,不過就是照著你父親所叫的那名字叫那井的名字就行了。這是第二代,第二代信仰的歷程。

  你不必要去羨慕從強盜變成傳道,再來還有一個就是,對兒童屬靈教育有一些誤解,這個誤解是普世性的誤解,因我們會把教育看成專家做的事情,這個時代我們是什麼事情都專業分工,我們把很多東西都把它交給專家,但是其實家庭方舟協進會有一個一貫的使命的重點其實就是,家庭有非常重要的功能,人生最重要的五年是在家庭中渡過,而且他是非常關鍵性的,這個地方我們要說的就是,我們有幾種教育,像生命教育,品格教育,靈性教育,這種教育是一種養成教育,這種教育其實就是要在家裡面開始的,而且就是要從小開始,那怎麼知道是從小開始,等一下我給大家看一下就可以知道。

  我現在先跟大家分享一篇文言文,如果你們年齡跟我差不多的話,你們應該會認得,因為這個是寫在以前的國文課本,可是現在我看我們當中有很多年輕人,所以我就用白話文把這個故事講一次給大家聽,這個文章叫做習慣說,劉蓉的習慣說,劉蓉是曾國藩時代的幕客,他是曾國藩的幕客,他這一篇文章最有名,因為他總共也只有4段,他的結構非常的簡單,就是劉蓉小的時候他讀書的地方有一個窪下去的地方,有一個窪直徑一尺,他就跟我們一樣,我們讀書的時候,如果是遇到了想不通的事情,我們就會站起來踱踱步,蹺啊蹺的,於是他剛好就蹺到了那個地方,蹺到那地方就覺得腳一下踏空了,哇~嚇了一跳,低頭一看,原來是一個坑,但是他也不在意,他又繼續的唸他的書,又繼續的蹺,久而久之他完全忘掉了這件事,他覺得他的書房是平坦的,當然你沒有去處理那個洞,洞就會愈來愈大,在這邊有一個「浸淫日廣」。所以這個坑從一尺就變成一尺半,愈來愈大。有一天,他爸爸來到那個房間,一看,看到了那個洞,然後就說: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一個小房間都管不好,你將來要怎麼競選總統,怎麼可能呢?於是就請人把那個坑用土給填平了,填平之後他也沒有在意,有一天他還是繼續的蹺,蹺啊蹺的剛好就又蹺到那邊的時候,他以為踢到了什麼東西,他以為是什麼東西凸了起來,於是他就低下頭去看,並不是什麼東西凸了起來,只不過是原來窪下去的地方給他的爸爸填平了,於是他就得了一個很驚人的結論,他說:習日中人甚矣,在習慣中的人太可怕了。如履平地不以窪適也,腳踩在平地上跟踩在窪地上是不一樣的,但當你習慣之後,則窪者若平,踩在窪地上就跟踩在平地上沒有兩樣了,而且更糟糕的是,當你把它弄平了以後,他反致焉而不寧,你反而不習慣了,反而覺得有什麼東西凸起來了,於是他得到了一個最重要的,也最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話,叫:故君子之學貴慎始。我們所有的人剛開始的時候最重要。

  其實這個事情我們每一個人都知道,很多的事情我們一旦養成習慣之後,你要把它改掉非常的困難,我常常舉的一個例子是我想大家是不是都會打字嘛,你學電腦一定會打字,在座當中我問一下,你們是用標準的指法,就是每一個指頭是要管不同的鍵的,按照標準指法打字的請舉個手給我看看,哦~還算有一些,請放下,不錯,那其它沒有舉手的你們不必難過。因為我跟你們一樣,我剛剛開始學,我就覺得打字有什麼難呢?於是我就用一指神功走遍天下了,然後一直到我四十歲那一年,因為我一直知道說有些人可以打字打得很快,可是我一直不懂為什麼,後來我從我太太那邊了解,他以前是學商業文書的,他們的打字是一門很重要的功課,要打很多的字,我才知道原來你的指頭要管什麼鍵是有規定的,不可以隨便的,於是我就下了決心,我一定要把我的姿勢糾正,我要用正統的方法打字。好~那大家猜猜看,當我開始改用正統的方法打字以後,我打字的速度變快還是變慢?哇,你們都有經驗對不對,確實是變慢了。

然後我就非常的恨自己,想說:你怎麼那麼蠢啊,都到了四十歲了,你不是打的好好的嗎?你偏要去改什麼正規的打法可是改了以後又沒有變快,我就很想趕快再回過頭去,就回到我的老樣子去,這個時候我就不斷的告訴我自己說:忍耐一下,於是我忍耐了兩個禮拜,用我這個很拙劣的方法,正規的方式去打很慢的字,兩個禮拜之後我開始回到了跟以前的速度一樣,再過去的時候我打字的速度就開始突飛猛進了。一直到現在為止,我每招一個新人,我一定會考打字,然後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打字可以超過我的。不是我很厲害,事實上來講,如果說我從小學打字的第一天我就用正規的打字,我就不是這個成就而已了。事實上來講我已經太晚了。

  可是我要說明,當你養成的是一個壞習慣,你要變成一個好習慣,你要先砍掉重練,這個痛苦是非常痛苦的,然後你才能夠建立好習慣,這就是為什麼壞習慣會一直糾纏不清的一個原因。其實這些事情在我們大腦的神經科學元都有解釋,習慣真的是太重要了。我們知道說我們一旦習慣做一件事情之後,我們可以不知不覺的去做,開車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當你初學開車的時候,你是謹慎戒懼的,然後你腦筋還要記那教練教給你的,像看到什麼東西要向右轉半圈,對不對?可是等你一旦習慣之後,尤其是在你回家你經常走的那條路上,你會發現你根本就不在意,有時候你在聽收音機,有時候你在跟隔壁的人聊天,或者是你比較屬靈,你就聽聖經,對不對?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你就會發現說你一旦養成了習慣之後,你可以不知不覺的做很多的事情,那事實上這些我們現在都非常清楚,這其實就是我們的大腦的一個奧祕,這是一個我們人體的一個圖,人體說起來實在是一個奧祕,我今天是特別為了一個姐妹,不過後來聽說他的哥哥就沒有來,不過沒有關係,我還是希望如果我們當中,若是你還沒有信耶穌的話,就是你看到了這個上帝所創造的奧祕,你真的要俯伏敬拜,你真的要說這個世界絕對不是偶然創造出來的,偶然碰撞出來的,真的是神大能的作為。

  這是我們的一個身體,其實最讓人可敬畏的事情是,每一個身體都是從一個細胞開始的。這個細胞不斷的從一個變兩個,兩個變四個,四個變八個,在生命開始的前兩個禮拜,它不斷的分裂,到了兩個禮拜之後,它開始分化,所謂的分化就是有的細胞變成你的眼睛,有的變成你的手足,有的變成你的內臟,當我們的身體不斷的發展的過程當中,我們全身密密麻麻的都會佈滿著一個東西叫做神經,我們有十二對的神經最終會進到這個不到三磅重的器官,就是我們的腦,這個腦實在是一個非常神祕,非常了不起的東西,我是唸電機的,平常唸電機的人會覺得說上個世紀我們做到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是我們造了一個東西叫做電腦,現在每一個人基本上你都離不開電腦,可是所有學電機的人都要把所有的榮耀放在上帝的腳前,因為我們所做的東西跟上帝做的東西比起來真是差太遠了。我講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大家在網站上做登入的時候,到最後一步的時候,它會給你看一個歪七扭八的字,4個英文字母,然後歪七扭八的,然後叫你輸進去,然後才完成註冊,對不對,你知不知道它是幹嘛的?我告訴你,這就是在區別你到底是一個機器還是一個人,因為我們可以寫程式自動的去讓它登錄,有些人去做色情網站,他們要發色情信,他們會登錄一大堆的號碼,他們不斷的變,他們就是這樣不斷的去申請號碼,做一些壞事情,所以為了要防範這些人,所以他們就要讓你看一個這種歪七扭八的字,歪七扭八的字大家都看得懂,但是我跟你說哦,這件事情電腦來做非常的困難,雖然說我們電機系有一個學位叫做pattern recognition,叫做圖形識別,可是圖形辨認到現在為止,大家也都知道有手寫辨識器,你的電腦、你的智慧型手機有手寫辨識器,你手寫辨識器你稍微寫快一點,稍微不注意一點,它其實常常就會給你認錯,那你還是刻意的寫工整,人家那個字是刻意的給你寫不工整,刻意的歪七扭八,因為目前為止所有的電腦都辦不到,而且最近的一期科學人說,人類大概可能還要再過三十年,才有辦法用電腦模擬人腦的功能,但是我們要用一個super super supercomputer,很大很大的一個電腦才能做到,那大家知道,很大很大的電腦,散熱是一個大問題,大家知道嗎?googledata center是建在河邊的,因為建在河邊才能夠利用河水散熱,那我現在請問一下,每一個人頭上都有一個腦袋對不對,我們的腦袋都可以認識那個歪七扭八那個字對不對,有誰的肩膀上扛了一個冷氣在那邊散熱,有沒有人扛一個電扇在那邊散熱,沒有嘛對不對。

  所以你就知道了,我們每一個人輕易可以辦到的事情,對電腦是難得不得了的事,你就知道說神所創造的這個腦袋是何等的奧祕,這個才不到三磅重,然後我們從人生下來的時候,我們在子宮裡的時候,一天會長25萬個神經細胞,人生下來時有一百億個神經細胞,這些神經細胞從我們睜開眼睛開始,就不斷的因為外界的刺激,或者是視覺的、或者是聽覺的、或者是觸覺的,我們的身體就不斷的形成迴路,所以我們的神經不是一條一條的纖維,一條一條的線,它是一顆一顆的神經細胞,每一個神經細胞叫做一個神經元,一個神經元會生出一個軸圖去跟另一個神經元做連結。所以也就是說這些神經會形成一個網絡,或者叫做迴路,所以我們學習的過程當中,就是我們的大腦在不斷的形成迴路,我就舉一個非常簡單的例子,我們說語言,我們每一個小孩子大概兩歲開始,有的孩子一歲多就開始,他就會開始想要講話,那請問一下,我們有哪一個媽媽,是拿著kk字典或是韋式音標,拿著那個舌頭要怎麼擺,嘴巴要怎麼張,有沒有人拿著這個去告訴你的寶寶發這個音,有沒有人這樣做,沒有對不對。所有的媽媽都很清楚,只要跟著寶寶說,寶寶看著媽媽,然後就發一個音給他聽,他就跟著你學,他一遍不行兩遍,兩遍不行三遍,幾次之後他就學會了。所以發展心理學跟我們講,任何一個國家正常的孩子,五歲之前基本上都可以駕馭他本國的語言的主要的架構,任何一個國家,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在youtube上面,有一個影片,是一個德國小娃娃,可是他會去唸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他還可以去唱虎姑婆,可是呢?他講講的時候,他的德文就又跑出來了,有沒有看過這個影片,應該有人看過,這個其實他是一個德國寶寶,但是他有一個台灣保母,他這麼小的一個年齡的時候,他就可以在這兩個都是非常難的語言中間自由的切換,那個小娃娃實在太厲害了,事實上只要你給他一個正確的目標值做為反饋,你所謂的教育,其實你沒有所謂的教育,你就是一直給他一個正確的東西,你要永遠發正確的東西給他,他的神經網絡就不斷的連結連結,然後最後他就可以會了。

  任何一個國家的孩子,五歲以前就可以做到這件事情,我以前是講到這裡就停了,可是我後來發現可能大家有一個錯覺,覺得我很棒,我只要對著孩子這樣嘰嘰咕咕,好像都是我的功勞,所以為了要防止有這個錯誤,我就跟大家講另外一個故事。在1951年的時候,有兩個心理學家,就是KaithCathery他們這夫婦,兩個都是博士,他們要做猩猩的研究,所以他們領養了一隻小猩猩,這隻小猩猩叫做Vicky,這個小猩猩很可愛哦,他是完全把它照人類的規格來養,給他吃奶瓶,也包尿布,然後也睡嬰兒床,所以吃飯的時候,牠也一樣的有一席之地,他也跟人類的寶寶一樣要洗澡,還好你的寶寶不會這一套,要不然就很慘了,然後他也是用杯子給他喝水,這個地方他嘴巴裡叨的不是香菸,這小小的木頭他教牠怎麼拼,所以他也教牠玩這些東西,他們的研究,做了仔細的研究,他們的研究結論是說,猩猩在四歲以前比人聰明,但是人在四歲以後比猩猩聰明,為什麼,他怎麼知道?因為他們會做很多的實驗,來看猩猩怎麼解決問題,比如說,他會從天花板上吊一串香蕉下來,然後旁邊擺著梯子、桌子、椅子,擺著各樣的工具,看這個猩猩他要花多久的時間他會想到這些東西來幫他拿到那個香蕉,結果等他們準備完畢,按下碼錶的時候,小猩猩對他們招招手,那那個男的就跑過去,低下頭去看他想幹什麼,他就一下子跳到那個人的肩膀上,就將香蕉抓下來了。這是這兩個PHD都沒有想到可以有的招數,所以猩猩是比人類聰明;可是為什麼四歲以後,人比猩猩聰明呢?因為四歲以後,人發展出語言,所以人類可以從他的同儕,可以從他的父母,可以從其它人身上,把別人的知識全部學過來,這就是人的差別,人類是唯一會使用語言的生物。

  這就是非常獨特的一件事情,但是我要說,這個猩猩是一個得天獨厚的猩猩,你看哪有猩猩這麼好命,那這個猩猩他們也很努力的教他說話,所以他一生他學會了四個字,就是PAPAMAMAUPCAP。他也知道這個CAP是用來喝水的,有一次他們把這個猩猩帶去看電影,這個猩猩真好命,他們常常去看電影,看完電影出來,可能牠口渴了,他就一直講CAPCAP,剛好旁邊有一個警察,你知道警察的英文叫Police,但警察還有一個俚語叫CAP,所以那個警察就回過頭去說:他在叫我耶!但事實上他弄錯了,其實這個猩猩終其一生就只會這四個字,這告訴我們說,不是你對著他講就有用,而是上帝把那個語言的潛能放在人的腦袋裡面。這是只有人類能夠使用語言,是人類的層次的語言,不是說別的話你們翻譯,你要知道說我們人類的語言是很複雜的,我們可以複雜到去講很抽象的東西,美麗與哀愁,這種都是你看都看不到的東西,這個地方就告訴我們說,其實人的學習能力是上帝賦予放在我們的腦袋裡面,然後我們的責任很簡單,我們就是負責把正確的東西告訴他,然後他就會不斷的學習。

  現在再講一個反例,這個反例是一個悲慘的故事,這是1926年的時候有一個印度的神職人員叫做LASIN,他所做的一個觀察跟記錄,他們在一個狼的洞穴裡面看到好像有兩個像人一樣的生物,於是他們就過去想要一探究竟,後來那個母狼就發出了咆哮,要攻擊他們,他們把那個母狼打死了,然後就把這兩個生物帶回來,確實他們是人類的孩子,他們一個取名叫Camala,一個取名叫Amala,一個八歲,一個是一歲半,他們可能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從小被狼帶走,什麼原因不知道,可能是他們的家人被攻擊,但他們帶回來後發現這個人的習性跟狼是一樣的,他們是趴在地上走路的,然後他們吃腐敗的東西也不會拉肚子,他們是趴在地上吃的,這是一個真實的照片。這是當時留下來的一個照片,所以他們趴在地上吃東西,晚上的時候他們的眼睛像狼一樣有光芒,而且會像狼一樣的叫,然後他們也嘗試教他語言,其實他們畢竟是人類的孩子,所以他們其實還是可以開始學習一些語言,可是他們的成就受到了蠻大的一些限制,所以這告訴我們說,你錯過了那個時間的時候,其實你要修補很困難,這就是為什麼大家有沒有讀過一本書叫做三歲定一生,或者是五歲定一生這一類的書,其實沒有一個人敢真正拿人去做實驗,大部份都是因為有一些的報告讓我們看到,其實我還要講一個可能還要更嚴重的事情,這個是我們現在在神經科學可以證實的事情,在羅馬尼亞有一個孤兒院,這個孤兒院裡有很多孩子小時候沒有被妥善照顧,後來被一些西方家庭收養,其中有一個美國家庭收養了一個孩子,差不多十歲,他們就發現,這個孩子你很難教他愛,他沒有這個概念,你對他很好,但是沒有用,他沒有辦法發展一個關係叫做依附關係,他的依附關係是全然錯誤的,所以他可以為了需要某一個東西,他可以坐到陌生人的腿上,跟坐在爸爸媽媽的腿上沒有兩樣,一般的孩子絕對不會這樣子,那這是告訴我們什麼事情,後來有一個醫院他們對這個孩子的腦做了一些掃描,後來發現他皮質的區域,跟情緒有關的那個區域,被其它器官佔用了,因為腦是一個非常複雜的一個機構,你的某一個機能不使用,別的器官就會拿來挪用,所以他的發展情緒的那個部份,就完全被其它的佔據了,這就是為什麼他後來很難發展出愛的關係,所以這其實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因為我們其實常常在講,親密關係其實就是親子關係,我們如果親子關係沒有搞對,我們將來的親密關係就不容易好,所以很多關係問題都出在依附關係上,可是依附關係發展的window非常的短,大概在五歲之前就發展完成,這個會比你講話講得慢還要嚴重,因為它讓你失去了一個跟別人發展親密關係的能力。這其實是更悲慘的。好~我們剛剛看到,我們看到孩子最重要奠基的時刻是在很前面,也就是在家裡面的那段時間,因為五歲之前你都在家裡,你沒有任何的老師可以幫你,這時候父母是最重要的老師,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非常的重視家庭,好!再來就是場所的移轉,這個申命記6章6~7節,我們上一次的時候有講過,上帝告訴我們說,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所以屬靈教育事實上是父母的責任,我們上次也說,以色列就是最好的例子,因為以色列亡國2530年,竟然能夠復國,因為他的家庭能夠真正做到這一點。

  可是我們今天的主日學,今天的屬靈教育,其實,我們想到屬靈教育,我們想到的就是兒童主日學,不是兒童主日學不好,而是兒童主日學不夠,這是靈糧堂的朱施美妃牧師在兩年前接受論壇報訪問時的一個檔案資料,我在檔案資料裡面發現,那時朱施美妃牧師就說,簡單的說,我們的孩子在教會裡我們和他說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跟他說了這些屬靈的知識,可是等他來到了學校,來到了社會的時候,別人跟他講的是另外一種東西,所以他說如果父母沒有辦法在基督化家庭下幫助孩子去界定是非的能力,孩子參加聚會就容易出現不穩定的狀況,因此,我們的家庭要有基督化的架構是非常重要的。他甚至說基督化的家庭必須要先被恢復,教會才能夠去訓練,你有沒有覺得有點奇怪,你想說:牧師啊,我的家庭如果沒有基督化,難道你就不能訓練了嗎?大家會不會有這樣的疑問?你要不要訓練,跟我的家庭沒有關係啊?你也不能說我的家庭有問題,學校就不收這個孩子嘛,對不對,好像是這樣哦。可是,他沒有說的部份,我替他補充,事實上,重點就是那個訓練,我剛剛講到所有那些讓我們網絡聯結的那些事情,我們所做的那些重覆,在我們的術語來說,這就是一種training,是一個訓練。訓練的目的就是讓我們的腦神經一直產生連結。我們現在會碰到一個問題是這樣,我們的孩子在教會這個環境,這兩個小時裡面,他是一個屬靈的環境,可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待六天,然後這個世界上他所接觸到大部份的情況都不是那樣,因此他的腦筋要去形成連結,他一下子追這個目標,一下子追那個目標,他很難真正形成連結,而且他形成的連結恐怕跟屬靈的連結比較沒有關係,所以這就是一個很大的一個問題。

  好,如果說到這個地方,我們就可以知道說,為什麼兒童屬靈教育這麼重要了。因為習慣的影響太大了。而且童年經驗的神經網絡特別持久,尤其是我剛剛說,我們是有window的。每一個東西都有發展時間那樣的點,並不是早做晚做都可以。當然我們總是說,如果已經錯過了怎麼辦?還是可以啦,神的大能沒有什麼做不到的,可是我們為什麼要到後來去苦苦的追趕呢?所以這個其實就是我們特別重要的,所以要慎始。其實我講的這麼多,聖經用一句話就講完了,就是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就是這一句話,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都不偏離。以色列人就是因為遵守神的話語,他們就真正注意到這件事情,所以以色列人有非常高的成就,以色列人得諾貝爾獎的比例是他人口的一百倍。這個我在我的另外一個課程,猶太人的成功教育裡面,我會再提到,所以我們今天就不多說了。我們就可以看到,神的話語真是帶著大能。

  我們講了這麼多的理論,我們怎麼落實到我們真正的生活當中呢?其實核心的關鍵只有一個,就是要重覆。重覆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建立神經網絡,就是要建立神經迴路,請問一下你看到重覆這一個字的時候,你的心中是不是浮現了另外一個字,是不是有另外一個字,叫做boring,叫做無聊,叫做很煩,對不對。因為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這是我們大腦對重覆的事情我們就會覺得無聊,但是這又是重點了。所以我們是沒有錯,但我們必須在一個愉悅的環境下,我在猶太人的成功教育裡會講得比較細一點,這個地方我們就不再提了,反正這是一個很簡單的觀念,但是這個觀念非常容易理解。我們所有的東西要放在一個快樂的情境之下,基督教是一個喜樂的,我們的神是一個喜樂的神。好,這是核心的關鍵,所以方向就是不流於形式的儀式。儀式蠻重要的,只是基督教很怕儀式。因為馬丁路德改教的時候,就很怕把太多天主教的東西帶進來。所以基督教保留的儀式很少,可是儀式有它的必要性,儀式就是藉著我們的行動不斷的在強化我們的神經迴路,所以我們要不流於形式,這是馬丁路德所怕的,所以我們不能流於形式,當然我不想引起太大的爭議,所以基督教也有一些儀式,等一下我們稍微看一下,然後再來就是真理的浸淫,我們在哪個地方看過浸淫這兩個字,還記得嗎?「浸淫日廣」。對不對,那個是一個坑,如果你不去修他,愈來他會愈大,可是反過來說,好東西也是這樣,你如果不斷的去重覆他,他會增強。也是一樣會浸淫日廣。所以我們要把他浸泡在真理裡面。

  然後再來,一個最重要的事情,我們要有敬虔的榜樣,也就是我們要表裡如一。我們不能把難擔的擔子擔起來,放在他的肩頭上,可是我們自己的一根手指頭都不肯動,那我們的孩子很快就識破了。你叫我做這個做那個,可是你自己也不讀經也不禱告。這個就不行了。然後呢,我們剛剛講了方向,再說方式。其實簡單的說,我們就拿我們有限的來說就好了。我們現在有一些比方說謝飯禱告,謝飯禱告是一個你每天三餐都會做的事情,我覺得我們就從這個最基本的開始,我們不要說現在我們大家低著頭默默禱告,再嘛就是什麼電視又要來了,所以大家排排坐在那裡看電視。我覺得都不要,我們慎重其事的在一個桌子前面坐下來,然後真的是由爸爸或是媽媽來帶領一家,出聲的禱告,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也為這個飲食擺上勞力的父母來禱告,當然也為厚賜我們一切的上帝來感恩,所以,即使謝飯禱告,我們確確實實的來做,有的家庭他們會抽一節聖經,大家輪流唸,就是每人唸一節,其實很有效。我以前曾經出差到美國,在一個美國的家庭借住了兩個禮拜,他們家的孩子其實只有一歲多,媽媽代替他來抽,他們每一個人就拿著這樣的一節聖經,然後輪流唸,後來那個孩子好喜歡哦,每次都非常喜歡這個節目,他就每次都搶著他也要唸,所以你可以看到,這個是可以改變的。

  然後再來一個是家庭祭壇,上次有跟師母交通的時候,我就有說,我說其實基督化家庭才是好題目,家庭祭壇並不是,因為家庭祭壇是基督化家庭的一個環節,我們應該是把它放在正確的位子上,其實在下一次的時候我們就會講到家庭祭壇,所以我們今天不在這個地方多說,另外一個就是真理的浸淫,事實上聖經有一個非常棒的地方,就是我們的聖經不是理論,聖經事實上是一堆故事,這是最棒的,猶太人之所以成功,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父母從小的時候,就把這些事情不斷的告訴他們,因為他們都是故事,這些故事帶著非常棒的啟發,我常常講說,世界上沒有一個EQ的故事比約瑟的故事更棒了。一個人怎樣從最被爸爸寵愛的,有彩衣的,有夢想的地位一直往下降,降到最低的時候再一直往上爬,那其實我們就是要藉著這些東西,讓我們的孩子,讓他的價值觀在這當中建立起來,然後當然我們的信仰裡面離不開詩歌,詩歌律動、經文禱告,這些東西要讓他變成一件快樂的事情,要讓它變成一個每天我們都做的事情,然後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讓孩子生長起來。

  我講到這裡,大家有沒有覺得其實並不難,但是我們實際上去做的時候,很多人就會跟我們說,事實上是有難度的,它有三個大難題,第一個難題是觀念,其實觀念最好解決;大家如果觀念沒有,我們就是藉著不斷的宣導,就可以建立觀念。可是接下來兩個最嚴重,一個是時間,因為很多的家庭是所謂的雙薪家庭,很忙碌,後來我發現,有比這個更嚴重的事情,就是當我去跟一些姐妹交通的時候,他們說:拜託拜託,我們的孩子已經很忙了,不要再加重他的負擔了。所以屬靈教育有時會又被看成一個額外的負擔,所以這很嚴重,再來是裝備,裝備分兩方面,一個是素養,一個是素材,素養是我們本身靈命的水平,素材是即便你有這個水平,可是孩子的需要很大,你怎樣去預備這些東西,怎樣來做給他吃,因為小孩子不能夠一開始就吃乾糧,你還有一大段時間是要餵奶的,所以怎樣子一步一步的帶領他,確實這些問題在我們思考的時候是很大的一個難題,我上一次有講到說,我們很重要的一個點是我們要可操作,可執行,如果我們說得天花亂墜,但大家覺得這根本就沒有辦法做到,其實我們就等於白說了,所以我後來就思考了,結果觀念當然就是靠宣導,時間跟裝備大概有三個重要的點,第一個是善用輔具,輔具其實有各式各樣的輔具,我覺得就是我們能夠妥善的使用;然後再來中央廚房,這個一定不是每個人各人可以辦到,所以如果我們有Mega Church,很大的教會,我覺得大教會可以做到,再不然就是有一些的機構來做,那要有豐富的內容,還有嚴謹的製作,那我們剛剛說教育不是專家的事,可是某一部份其實是專家的事,所以怎麼樣營養均衡這是專家的事,大家的執行,吃飯不是專家的事,可是怎麼配餐,營養要怎麼均衡這是專家的事。

  改教運動有個官網,上面說歷史上過去一千年當中,有四件大事,其中有兩件跟改教運動有關,一個他的照片放在這裡,我想大家都會認得他,就是馬丁路德,另外這個照片,你看起來這個不起眼的糟老頭,看起來就不知道他是誰,這邊寫得很好,這個人叫做古騰堡,古騰堡做了什麼事情呢?這邊寫著說,古騰堡發明了活版印刷術,是上帝給馬丁路德的禮物,使得他可以投擲大量的墨水在魔鬼的頭上。確實是,因為為什麼要改教,因為天主教的教導不合乎真理,可是為什麼這種不合乎真理的教導,信徒卻不知道,因為信徒沒有聖經可以讀,因為聖經在當時是很昂貴的,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是用拉丁文寫的,但是後來有人可以翻譯成各國的語言,可是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要傳播,以前不是沒有印刷術,那個印刷叫做石版印刷,就是每一個板子就是全部刻好,萬一你刻錯一個字,這個板子就全部要毀掉,但是古騰堡發明的活版印刷,他的好處是他全部是抽鉛字來做編排的,因此他沒有錯了就要整個銷毀的問題,就抽一個鉛字重來做就好了,因此他可以量的印刷,使得聖經變得非常的普及,非常的便宜,其實這個一直是我們所嚮往的一件事情。

  我上次有提到,我有一個公司叫勁取文化,勁取文化的使命就是這個,轉化科技,為神效力。我們怎樣用科技的力量來為神做工呢?來為神來做事情?所以我最後會用一點點的時間來介紹一下,如果你要做的時候可以參考,使用這樣子的一個東西,這個東西叫做奇e恩點,就是奇異恩典那四個字,把異換成e世代的e,把典換成點一點的點,因為這個是為了e世代的,我們的孩子都生在這個世代都叫做e世代,那為什麼是點一點的點呢?這是因為他的原理,它是靠點的,它點的話它就能夠出聲,它的好處是什麼呢?是它拿在手上就能聽,你不需要開電腦,你也不需要開音響,不需要開電腦有的好處是什麼,就是因為電腦裡頭有大野狼等著要吃小紅帽,裡面有很多危險的東西,在某一個年齡之前,其實不要讓他接觸太多的電腦,那他裡面有喇叭,你不必開音響,所以它操作非常的簡單,但是他又有一個好處,因為他是用點的,因為CD有一個缺點,如果你有12首歌,如果你要聽第9首,你要從1一直按到9,但是它是用直接點的,所以就很容易點到,可是光是有科技沒有用,我們剛剛說,我們必須要有大量的內涵,所以我們感謝神,在這個過去三十年當中,基督教有非常多的機構,他們為了神國的緣故,做了很多很多的東西,其實這些東西都是大家可以採用的教育的資源,比如說這裡面有彩虹,有道聲他們出的,也有宇宙光所出的東西,這個我們那時候就去找了這些的機構,跟他們提到我們心中的構想,他們每一個都非常的願意,但是他們的東西光是加起來就有150片CD,你看到這個圖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會有兩個潛在的問題,第一個要把這些東西全部買下來大概要三萬到四萬塊台幣之間,這個是蠻大的一個數目,第二個,光是150片CD,你想想看,今天要聽第97片的第3首,你想想看,第97片你要去找,是非常的辛苦的,所以後來我們就用科技的力量把它壓縮到一隻筆裡面,所以我們是靠點的,然後因為我們是集體的去跟他談授權,他不是不要錢,它還是要談授權,它的授權費其實也不高,但是東西實在很多,所以每一年我們還要交上百萬的授權金給他,但這可以從本來要三萬到四萬之間,可以少掉一個0,變成大概是三千多這樣子的一個價錢,所以變成大家就有機會可以買得到,所以他把它變成三本書跟四張墊板,這書打開來的時候,每一個都有圖案,這種圖案裡隱藏了一個暗碼是你的眼睛看不到,可是這隻筆看的到,所以點下去它就知道你叫我講這個故事,你點下去它就知道要唱這個詩歌,這裡面就有大量真理的元素,比如說,聖經故事它有三十個睡夢鄉,宣教士的故事它有二十個宇宙光為紀念馬禮遜來華二百年的宣教故事,它還有品格故事,我覺得是很棒的,我們叫他做知性的品格故事,這是彩虹所授權的,這是科學的知性故事,有路亞姐姐說故事,這也是三十個,上面這個是雙語的,因為我剛剛講到我們的孩子在學校的時候,他們的教育很自然的是這個世界的教育,所以當他們讀到生物的時候,老師會跟他們講說,生命哪裡來的?生命是從沒有生命的東西創啊創啊創出來的,這個宇宙是偶然發生的,那人從哪裡來呢?就是不斷的演化演化,最後從猴子演化出來的。我們的主日學教的是一種,可是他們在學校聽得是另外一種,真不知道要聽誰的。我們這裡面就提到很多這樣的故事,這個故事每一個動物跟一個品格做結合,那要談到動物的時候我們就會談到創造的奧祕。

  再舉一個例子,其中有一個故事叫做誠懇與蜜蜂,誠懇與蜜蜂裡面提到一個人叫做Carfan FrishCarfan Frish是一九七幾年的諾貝爾獎得主,他的研究主題是什麼呢?就是蜜蜂,他研究蜜蜂的生命,蜜蜂有一套語言,我們剛剛說人類是唯一會使用語言的對不對。但是我說蜜蜂所使用的語言跟人類的語言不是在同一個等次的,有一個很簡單的差別,人類的語言具有發展性,蜜蜂的語言沒有,蜜蜂的語言寫在DNA裡面,那個女王蜂所生下來的孩子全部都會跳那個舞,牠是靠一個舞蹈來表達,因為蜜蜂是採蜜的,蜜蜂在某一個地方看到了花以後,牠要回去告訴牠家裡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說哪個地方有花蜜,所以為什麼我們要做五十年的實驗,因為他要把那花的位子改不同的角度,看那個舞怎麼跳,所以他必須要不斷的變動這些條件,看牠的舞蹈的姿勢有什麼不同,因此他要做這麼久。在這個當中我們會發現,這實在是太神奇了,蜜蜂如果不靠著這個溝通的機制,這個蜜蜂是無法生存的。可是這個蜜蜂,這麼複雜的一個東西,你想想看,它可不可能是可以演化出來的?然後自由的碰撞就可以碰撞出來的?我常常開玩笑說,如果我的員工,如果他寫程式的時候就丟一個骰子,然後就寫一行,我一定把他抓來fire掉,因為我沒有那麼多錢可以讓他燒嘛,事實上來講,我們可以從很多的例子當中看到創造的奧祕,我們就知道這個世界是天父世界,這個世界絕對不是他們口裡所說的,偶然偶然這樣創出來的一個世界。另外,它還有戲劇,這裡面有很大量的戲劇,因為小孩子成長的過程當中,他很需要角色扮演,所以戲劇是他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其中有一個戲劇是「你是獨特的寶貝」,這個得過第十八屆的金曲獎。那我再給大家看一次我們的網站。如果你上到我們的網站,我們有一個叫做方舟筵宴所,裡面有一個叫萬民靈聽,你點下去的時候,我剛說的那個故事是免費的,可以在上面聽,那這兩個東西我們都免費的,因為這兩個東西是我們自己有版權的,所以我們可以自己拿來讓大家自由的取用,所以你在網站上就可以直接聽,鹿雅姐姐說故事,也可以直接聽活水靈修機裡面的荒漠甘泉,但是其它的不是我們擁有這個權利的話,那它就必須要隨著產品裡面一起,那我們這當中有二百首詩歌,詩歌是我們最重要的東西,這兩百首詩歌的歌詞,這是一個9mb的檔案,這個檔案是在我們網站上自由可以下載,這是送的,我們大概是全世界最不會做生意的,太多的東西都是用送的,這個奇e恩點你看到這個東西裡面有17個條目,這不是17個詩歌,是17個專輯,然後你點下去之後,比如說愛的約定,你點下去以後,你會看到10~12首歌,然後你再點下去的時候,它就是歌詞,所以非常的方便,如果你要帶兒童的主日學或者是什麼,你只要把這個檔案打出來,然後這個筆一點,它其實就可以開始了。

  因為小孩子非常喜歡律動,不過我們目前只拍出四個來,這個律動是北門聖教會的一個姐妹來幫助我們的,然後他跳,限於時間,只能讓大家看一下下。然後再來是禱告,禱告是所有裡面最困難的,因為所有東西都是進去的,只有禱告是出來的,所以小孩子必須要聽大量別人為他禱告,才能夠學會怎麼禱告,所以這裡面我們有授權生命河靈糧堂劉玫蕾師母的為孩子的屬靈品格禱告,一年有52週,他每週一個品格,每週一個禱告,最後,當我們做完這些東西的時候,我們覺得當跑的路我們已經跑盡了,但是還是有弟兄姐妹和我們說,你可不可以再為我們多走一里路?因為這三本書,四張墊板還是太多了,你可不可以把它做成一個月曆?然後直接點月曆就好,後來我們就決定多為他再走一里路,於是我們的同工紀紹耀牧師,就編了一個月曆,這個月曆看起來像是一個普通的月曆,不過它的特點是你直接用筆去點它,就可以出聲音,就可以唱歌,就可以跳舞,因為這個很小,我就放大給大家看,這是一個九宮格,每一天它都一個九宮格,然後中間是日期,剩下有八個活動,早上的時候,讓孩子在詩歌當中起床,上學前給他做一個為他的品格的祝福的禱告,這就是用劉玫蕾師母的禱告,放學回來給他聽一個詩歌,舒暢一下身心,做功課以前給他聽一個經句,然後才開始做功課,做完功課以後給他聽一個故事當作獎賞,然後飯後,這是我一直強調的,最好大家少看電視,因為人坐在電視機的前面我們的智商就降一半,然後最好全家在一起聽一個故事,這就是以色列人的教育,我們會教父母怎麼樣提問,然後睡覺以前做一個晚禱,然後就聽著故事進入夢鄉,我剛剛說有人就跟我講說我們的孩子已經夠忙了,然後說不要再加重他們的負擔了,其實我就跟他們講說,事實上來講,這八個活動裡面,1和8他都躺在床上任你擺佈,然後上學前給他做一個品格的祝福禱告,事實上是讓他出去之前充滿了自信,正向心理學這樣子啊,然後放學回來的時候,他已經忙了一天了,給他聽一個詩歌又有何妨?如果你不讓他聽詩歌,他去聽流行歌不是一樣?然後做功課以前給他聽一個經句,這個經句是三語的,有英語跟閩南語,所以其實我們第一個也是增強他的語文能力,一方面所有的經句都是帶著神的能力,激勵人心的話語,然後他如果做完功課以後,應該要給他一個獎賞啊,所以這個其實都沒有說做不到的,晚上睡覺以前一個晚禱,其實如果說有困難,大概這個最難,因為這個要父母願意犧牲,願意有一個時間大家聚在一起,不要看電視,不要上電腦等等的,所以八個裡面至少有七個活動並不困難,最後我用一個小村子的醫生世家做為今天的結尾,這個故事是新竹靈糧堂黃但業牧師親口告訴我的,因為黃但業牧師和周神助牧師都是南投名間鄉濁水村的人,他們旁邊有一個村叫赤水村,濁水村比較有錢,赤水村比較窮,可是這個比較窮的村子裡面竟然有一個醫生世家,為什麼是醫生世家,因為這一家,兩個兒子是醫生,四個女兒裡一個是醫生,三個藥劑師,三個藥劑師通通嫁醫生,所以生了十一個孫子,十一個孫子有六個讀醫科,因此這個是醫生世家,那我們黃牧師就覺得很好奇,他在長老會的教會公報上看到的,他就覺得說,奇怪,我們這個濁水村比較有錢都沒有出醫生世家,這個比較窮的赤水村為什麼會有醫生世家,剛好他們教會有一個姐妹是這個村子的,剛好他的家人過世,所以在那邊做安息禮拜,所以他就去了,去的時候剛好遇到這個劉靜誠長老,就是那一家的家長,於是他就問了,劉長老說:這個很簡單啊,其實我們家就是天天家庭禮拜,醫生世家跟家庭禮拜有關係?牧師一聽,家庭禮拜?他更有興趣了,他就問你們怎麼做?他就說很簡單,我們家就是每天唱一首詩歌,讀一段聖經,然後為各人的需要輪流禱告,就是這樣子,所以我們真的要知道,神的話語真的是帶著具大的能力,猶太人做了,所以他們今天這麼樣的成功,猶太人全世界只有千分之二到千分之三,可是諾貝爾獎的比例是22%,這是非常驚人的,這個家庭也是一樣,雖然這麼窮,可是他們就是這樣做,所以他們家有非常大的成就,但是我要再說明,我絕對不是在推崇醫生,標榜醫生,其實上帝給不同的恩賜,上帝有不同的器皿,不是一定只去做醫生,可是我們可以肯定一件事情,如果我們願意做神愛的器皿,我們願意讓神的愛進駐在我們的心裡面,我們願意經常讓神的話語來改變我們,我們一定會不一樣,我們的人生一定會非常的美好,那個美好不是這個世界上物質可以衡量的。

 

鴿友到訪- 鴿友到訪-
小鴿子留言 小鴿子留言
欲在文章中留言的鴿友,請參閱這篇教學 http://goo.gl/G5WG7Y
或直接在以下新增帳號登入,即可留言給方舟喔!
期待聽到您寶貴回應!!

在 2015/5/4 下午 4:31 張貼.

回頁首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