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祭壇的理論和實務 家庭祭壇的理論和實務

 前言   影音檔

     家庭跟信仰有沒有衝突?首先看原生家庭,也就是你自己所出自的家庭,也就是父母的家庭,這當然會有。華人因為基督徒的比例並不高,在那個過程當中你的父母還沒有信主,所以會因為信仰不同而有衝突。其次是生殖家庭?就是你自己結婚、生育而形成的家庭。或許自己雖已信主,但沒有遵守神的吩咐,在結婚的時候沒有注意對象的信仰,或者到結婚以後才信主,那麼,我們就可能因為信仰的不同而發生衝突。但即便家裡都是基督徒,會不會還有因信仰而來的衝突?結果還是會。

    我在大學時參加校園團契,畢業三十年後大家有一次重聚。我向契友們分享家庭方舟異象的時候,有一在神學院教書的老師就說:「以前我們的教會有一句話叫做『小組萬歲,家庭破碎』。」,我們可能花很多時間在教會裡而忽略了家人,這個衝突要怎樣去協調呢?這是另一個很大的議題今天的時間不允許細談。但可以這樣看:教會好像一個水庫,水庫用來存水,教會則是用來儲存神的恩典,但是恩典不是為了留在教會裡面,恩典是要去得未得之地。要怎麼過去?要透過很多基督徒的家庭,成為灌溉的渠道,這理想的情況目前還在異象當中,需要我們一起去努力。教會需要更深化,儲存更多神的恩典,但是我們的渠道要挖得更深,很多的家庭都要基督化,真正基督化之後,就能帶著神的恩典,一個一個影響周邊的人。道理很簡單,不是所有的田地都會待在水庫旁邊,因為這是不可能的,所以必須要透過很多基督徒的家庭,把神的恩典帶到各個地方去。如果說是以家庭為單位來進行,我相信這個衝突的問題會自然而然的解決掉。

    得救是以家庭為單位的,事奉也是以家庭為單位的,更現實的一個理由是,家是一個沒有辦法迴避的信仰實踐的場域。我們在教會偶爾見面,就算演戲,只演兩個小時也比較容易。可是我們在家裡面是朝夕相處,而且不能戴面具,所有的戲服都要脫下來。我們在親近的人面前是顧忌盡去,所以說起話來也可能特別的真實,真實到一個程度,裡面的愛心都不見了。

    一個物體,它是純金來還是鍍金,用銼刀銼一銼就知道了,如果是鍍金的,一銼它的表面就沒有了,就露出真正的光景。純金的話,你銼到最後一吋它都是純金的。所以如果我們只是一個禮拜天的基督徒,我們只是一個外面鍍了一層薄薄的金,那個金確實代表神的榮耀,但只有薄薄的一層,只要被我們的家人稍微一銼就不見了。但是如果神的話語真的進到我們裡面,真正在我們裡面產生改變,然後一點一滴讓我們越像基督,那時候我們是純金的,那時候就怎麼樣銼、你怎麼樣傷害他,你看到的都是神的榮耀,都是黃金。最後,信仰的實踐和傳承也是在家裡面,因為聖經說:「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申命記6:67)」。

    家庭祭壇這個名詞很多人比較愛用,因為「祭壇」是目前是大家一直在談的事情,但是我們真正的核心,應該是基督化家庭。談祭壇我們必須要先把祭的本質弄清楚,「祭」這個字的甲骨文非常有意思,就是一隻手拿著一塊肉,放在一個壇子上,肉看起來像是一個月字(在部首中月字不稱月而稱肉),月中間的兩點代表兩滴血,祭上面是一定要有血。我們可以發現,中國古籍當中,我們的老祖先,中國上基本的信仰其實是跟基督教非常接近的。我們那時候就知道,獻祭一定要帶著血,如果沒有帶著血是沒有意義的,這個道理我們並不是很清楚,事實上這個道理的根源是在聖經裡面,因為聖經說:「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希伯來書9:22)

從犯罪到獻祭

    從伊甸園裡唯一留下來的制度就是婚姻,基督教的信仰是一元論的,所以上帝所創造的東西都是好的,沒有不好的。在六天的創造當中,神每一個創造都說神看著是好的,然後都加上祝福,沒有一個例外,除了那人獨居不好,可是不是那人不好,只是說你不可以獨居,所以就造了夏娃。唯一的禁忌就是說,有一棵樹的果子你不可以吃,就是分別善惡樹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那時候在伊甸園的時候不需要獻祭,因為罪還沒有發生,人跟神是直接對話的,沒有獻祭這件事。人為什麼會墮落?因為撒旦,撒旦是一個關係的破壞者,牠就在人與神之間,讓人開始懷疑神,讓人懷疑神是不是把好東西留在冰箱裡面,沒有拿來給我吃。所以牠就跟夏娃說,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嗎?牠說如果你們吃了眼睛就可以明亮,跟神一樣知道善惡。所以夏娃就吃了一口,眼睛就明亮了,就知道自己赤身露體了,於是就把無花果樹的葉子編成了裙子、衣服,把它穿在身上。聖經上第一次提到自己,是神按著自己的形象造人;第二次提到了自己,就是亞當和夏娃發現自己赤身露體,所以可以說,分別善惡樹的果子使人發現了他的自己,這個時候開始什麼事情都變了。當夏娃被造的時候,亞當說了一句非常肉麻的話,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可是一旦吃了這個樹以後,上帝要責罰了,他馬上說就是祢所賜給我的那個女人,他拿了那個果子給我吃我就吃了。有了自己就開始諉過,這就是墮落的開始,所以主耶穌來到地上的時候,最重要的那件事情,就是把我們的「己」和「罪」一起釘在十字架上。

    當他們離開伊甸園之後,就發生了聖經裡第一個「獻」,就是該隱獻了土產,亞伯獻了羊,然後不久就發生了第一個殺人案,因為上帝看上了亞伯的羊,沒有看上該隱的土產。伊甸園裡面沒有獻祭,不需要獻祭,當人離開伊甸園以後開始有獻祭。到了利未記的時候,開始有很多有系統的祭,有燔祭、贖罪祭、贖愆祭、平安祭、感謝祭,還有很多很多的祭。要獻祭就要有祭司,而且還要有一個大祭司,這些都必須是亞倫的後裔,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當祭司的。那時候如果你把凡民立為祭司,在舊約裡面是一個罪,而且很嚴格,在會幕中服事的一定是利未支派。可是這是有時代性的,主耶穌之前有很多的獻祭,挪亞帶著整個家庭去獻祭,亞伯拉罕也是帶著整個家庭去獻祭,可是主耶穌之後,人人都是祭司。

神的心意

     我們來看一看,在神的心目當中,神怎麼看待祭。「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喜愛認識神,勝於燔祭。(何西阿書6:6) 」所以這裡面告訴我們說,神並沒有那麼喜歡祭祀,神更喜歡憐恤,祂其實是比較喜歡我們有憐恤別人的心腸,祂喜愛人認識神,勝於燔祭。「撒母耳說:耶和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豈如喜悅人聽從他的話呢?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撒母耳記上15:22)」所以神更喜歡人聽從神的話語,行出神所吩咐的道,這些勝過那些的獻祭。「你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時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就把禮物留在壇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禮物(馬太福音5:23-24)」我們去獻禮物,照理說這件事情好像可以討神的喜悅,可是如果想起弟兄向你懷怨,還不是你向弟兄懷怨。換句話說,有一個關係沒有處理好,可是這關係還不是你的問題,是弟兄向你懷怨,就要把禮物留在壇前,先去和好,然後才來獻禮物。換言之,神更看重的是弟兄和睦同居,更看重的是,大家在這關係當中是和諧的,然後才來獻禮物。

    到了新約的時候,祭可以說是到了極致,而且做了一個了結。「但現在基督已經來到,作了將來美事的大祭司,經過那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並且不用山羊和牛犢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成了永遠贖罪的事。(希伯來書9:11-12)」這時候不再是那些牛羊、牲畜,那些只不過是未來的預表。主耶穌來到地上的時候,祂只有一件事情,祂就是那被殺的羔羊,祂就是為人作贖罪的工作,非常單一的使命,祂就是帶著人所有的罪上了十字架,他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就成了永遠贖罪的事情。「這些罪過既已赦免,就不用再為罪獻祭了。弟兄們,我們既因耶穌的血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是藉著他給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從幔子經過,這幔子就是他的身體。(希伯來書10:18-20)」所以這裡告訴我們説,這些罪過都已經赦免了,所以不用再為罪獻祭了。

    我們今天談家庭祭壇,談各式各樣的祭壇,我們在獻什麼樣的祭呢?我們看到上帝並沒有那麼喜歡那些的祭,他更喜歡的是我們聽命、愛憐恤。希伯來書也告訴我們說,那個每年做一次的事情,功效有一點點,很短暫,然後第二年又得重做一遍。但是主耶穌來的時候,為我們做一件嶄新的事情,祂把所有獻祭的事情給了結掉了,因為神滿意了,所以不用再獻了。因此這件事情過了之後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祭司,我們還可以像大祭司一樣,坦然無懼的進入至聖所,我們可以直接的呼叫阿爸父,我們回到了以前伊甸園的狀態。

活祭

 

    整個救贖裡面,我們的問題就出在我們自己,分別善惡樹的果子,讓我們開始認識了自己,我們想要在神之外,還有一個人可以來決定什麼是善惡,就是我。這就是問題的根源,離開神就是罪,當我們離開神的時候,我們在神外面找是與非的時候,就已經出問題了。主耶穌是神的兒子,可是祂把自己倒空了,然後為了我們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然後最重要的事情,是三天之後祂從死裡復活。我們所有的人在祂裡面都死了,然後我們受洗的時候,帶著新的生命。因此這個新的生命當中,我們可以跟神是沒有距離的。「所以,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馬書12:1-2)」這兩節聖經我覺得非常寶貴。什麼是活的祭?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我們每一個人,這是上帝的一個特質,上帝最討厭的事情是偶像,什麼是偶像?因為人喜歡要具體的東西,所以我們就把一些具體的東西來取代神,哪怕是説神在某一次的顯現,假設你憑著想像把祂畫下來,那其實也是偶像,因為那是某一個瞬間。因為神是在時間之外的,祂是從亙古到永遠,在這當中我們截取了一個,就像是電腦的截圖,我們說這就是神,這是神所不喜悅的。神要我們每一天,跟神有完全新的接觸,體會神完全不一樣的地方,所以在耶利米書裡面,為自己鑿出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這是一個罪,因為離棄了活水的泉源。哪怕這個水原來是從神那裏來的,但是你把它存下來,然後你說這就是神,那你就有問題了。

    嗎哪是不能夠存的,什麼都可以做罐頭,嗎哪不能做罐頭,因為今天的嗎哪留到明天就壞掉了。所以我們看到,神始終都是新的。全世界的民族都有這樣的概念,因為他們都從同一個地方得到最初的啟示,只是這個印象越來越模糊。中國人每一次過年都要除舊佈新,我們希望更新而變化。我們心目中都有這樣的一種渴望,聖經是表達最完全的,因為聖經是神親自啟示的,神就告訴我們說要不斷的更新而變化。所以什麼是活祭?我們把它獻上給神,說我們實在是無能為力,我們只能獻給神,只要你願意獻給神,神就有辦法把你更新而變化,就能跟世界迥然不同,這時候我們就能夠察驗,什麼是神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要不然我們就是帶著世界的眼鏡去看神,所以我們看到的東西常常是世界。只有我們來到神的面前,我們讓神再次把我們刺入剖開,讓聖靈作祂的工作,把我們裡面污穢的東西再次洗淨。所以每一次,我們希望每一天,我們來到神的面前晨更的時候,我們在接觸這個世界之前,我們就靜下來聆聽神的話語,今天神祢要對我說什麼,這就是活祭。

    我們是一個君尊的祭司,生活就是一場獻祭,我們活著就是一場獻祭,他必須要在神的手中,不然一點用處也沒有。我們永遠要在寶血之下認罪、悔改,我們知道我們不行,我們知道我們今天能夠來到神的面前,是因為主耶穌的血。我們跟神本來是沒有距離的,是因為我們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這件事情沒有辦法可以拯救,除了靠主耶穌的血。當我們在血裡面,我們批著耶穌基督的義袍,我們披著羔羊的皮,我們來到主的面前,這時候我們可以坦然無懼了,我們就有大祭司的身份了,我們可以直接呼求阿爸父,所以我們要把自己獻上。

家庭祭壇的理論

 

    家庭祭壇是什麼呢?我們只有一個獻祭,就是回到我們真正的地位上面,我們在寶血之下。家庭祭壇其實就是過這樣的一個獻祭生活,就是常常回到寶血之下,我們要不斷的認罪。人跟人最近的距離就是家庭,「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創世記2:24)」這時候二人已經成為一體了,可是成為一體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很多的家庭糊裡糊塗的走向互相折磨的地步。家庭的問題就是生命的問題,我們的生命有太多的自己,因為自己可以讓我們根本看不清楚真相。所以我們為什麼一定要有祭壇,在這個祭壇當中我們邀請神的同在,我們邀請神再次更新我們,我們也要彼此認罪。上帝賦予我們有自我修復的能力,那家庭,兩個人組成的新的身體,有沒有自我修復的能力?答案是沒有,除非你要在基督裡,除非我們重新在經常性的彼此認罪,這個就是獻祭的生活。

家庭祭壇的實務

 

    要有一個儀式,儀式這個東西是很有趣的,儀式可以強化我們的記憶,我們在做的過程當中,我們會把意義賦予進去。第一個要「開始」,要有恆心,即使家裡有非基督徒也可以開始。車子沒有辦法一下子就開上高速公路,因為高速公路時速很高,所以需要一個交流道。在這個交流道可以慢慢加速,等穿過交流道差不多到時速一百公里,再進去就沒有問題。我們邀請一般的人到教會,突然之間他們接觸到大家很HIGH在那邊敬拜,有些人真的不知道你們在HIGH些什麼,如果他今天沒有被感動,他回去之後,下次可能就有免疫力了。可是如果我們在家裡面做的話,我們選的詩歌,都可以根據自己家的需要,我們可以讓他比較早習慣教會的模式,我們所帶進來的東西,可以讓他比較慢慢的接近,這就好像是交流道一樣,在這上面你不要開一百一十公里,你可以開五十、六十,慢慢加,等到加到某一種程度了,再進入教會,相對來說就很容易了。

    錫安堂一個朋友的家裡,因為家裡面的小孩很小,有一些的經驗可以讓大家參考。譬如說不要讓小孩子有分心的東西,;然後總是準備點心,可以在結束後享用;開始的時候有禱告,然後有詩歌,再來是故事,再來是父母為孩子的品格禱告,再來是全家彼此代禱,最後是背經句,背完經句的小孩就可以吃點心。

 結語

 

    我們真的要改變我們的文化,讓我們整個的家庭生活的文化裡面,就讓基督的元素越來越增加。家庭祭壇不是說,今天整個屬靈生活就是家庭的祭壇,而是每時每刻都活在基督裡,而這個點是建立一個基督化的家庭,最重要的是,信仰要在我們生活當中來扎根。